'S bLog
 
 
 
活佛转世制度
[ 2006-9-21 9:55:00 | By: fengye21 ]
 

活佛转世制度是藏传佛教区别于其它佛教流派最明显的特征。它是如何出现的呢?

1252年,忽必烈召见八思巴时,也邀请噶玛噶举高僧噶玛拔希。但噶玛拔希投向了当时的蒙古大汗蒙哥,被蒙哥封为国师,并赐给一顶金边黑帽及一颗金印。1283年,噶玛拔希圆寂。为将本教派既得利益保持下来,他便以佛教意识不灭、生死轮回、“化身再现,乘愿而来”为依据,临终前要求弟子寻找一小孩继承黑帽。

弟子秉承师命,找来一小孩为噶玛拔希的转世灵童,黑帽系活佛转世制度就这样建立起来了。明朝,黑帽系活佛噶玛巴被明永乐皇帝封为明三大法王之首的“大宝法王”。今天,这一活佛转世系统仍在传承。1992年9月27日,拉萨堆隆德庆县楚布寺举行盛大的十六世噶玛巴活佛转世灵童坐床典礼,揭开噶玛噶举黑帽系活佛转世的又一页。

活佛转世制度创立后,藏传佛教各教派为了自己的利益,纷起仿效,相继建立起大大小小数以千计的活佛转世系统。据统计,清朝乾隆年间在理藩院正式注册的大活佛就有148名,到清末增至160名。其中,随着本教派利益的膨胀而建立的两个最大的活佛转世系统是达赖转世系统和班禅转世系统。

达赖活佛转世系统创建于16世纪。清初,五世达赖喇嘛不远千里到北京朝见顺治皇帝,被封为“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领天下释教普通瓦赤咖恒喇达赖喇嘛”,达赖喇嘛的称呼从此正式确定下来,并传承至今。现世达赖喇嘛是中华民国中央政府命“免予掣签,特准继任为第十四辈达赖喇嘛”后,于1940年2月22日由国民政府蒙藏委员会委员长吴忠信主持,在布达拉宫正式坐床的。

班禅活佛转世系统出现于1713年,清朝中央政府正式册封班禅为“班禅额尔德尼”(“额尔德尼”,满语,为梵语ratna之变音,旧译“宝师”或“大宝”)。

民国时期,九世班禅与十三世达赖失和,班禅出走内地,圆寂于青海,宫保慈丹经扎什伦布寺班禅行辕寻访到后,国民政府代总统李宗仁特令“免予掣签,特准继任为第十世班禅额尔德尼”。

1949年8月10日在国民政府蒙藏委员会委员长关吉玉主持下,十世班禅坐床大典在塔尔寺举行。

17世纪格鲁派掌权后,这种活佛转世的办法成为西藏特权阶层争夺利益的手段。为杜绝大活佛转世中的族属传袭之流弊,1793年清朝颁布“钦定藏内善后章程二十九条”时,创建金瓶掣签制度,将其列入“善后章程”第一条;大皇帝为求黄教兴隆,特赐一金瓶,规定今后遇到寻找活佛灵童时,邀集四大护法,将灵童名字及出生年月,用满、汉、藏三种文字写于牙签牌上,放进瓶内,选派有学问的活佛,祈祷七日,然后由众呼图克图会同驻藏大臣在大昭寺释迦佛像前正式认定。

金瓶掣签制度,完善了藏传佛教活佛转世制度。金瓶掣签后,驻藏大臣、寻访灵童负责人要将掣签所得灵童的情况报告中央政府,经中央政府批准后,才能举行坐床典礼。为此,清朝特制两个掣签金瓶,一个用于达赖、班禅转世灵童的认定,现存放于拉萨布达拉宫;另一个用于确认蒙藏大活佛、呼图克图的转世灵童,现存放于北京雍和宫。

拉萨:直孔提寺的雨中“晒佛”从直孔噶举派小活佛丹多那里得知,藏历4月25日开始,直孔提寺连续三天晒佛。

记者在最后一天匆匆赶去观看。凌晨5点沿川藏线向东,路两旁黑漆漆的树木如剪影掠过,走了许久天还不亮。车到达孜开始下雨,雨天还会晒佛吗?车过墨竹工卡,拉萨河渐渐远了,景象开阔起来,宽谷之上,贡布日和曲布日雪山云雾缭绕。直孔提寺的金顶在远处山坡上若隐若现。

直孔提寺的主殿前广场上空空荡荡,只看到几个小喇嘛在殿门口闲坐。8点,就要到丹多说的晒佛时间了,没一点举行仪式的迹象,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走过去,小喇嘛们都冲着我们笑,但问什么都摇摇头。只有一个中年喇嘛专心听着,看上去能听懂的样子:“今天还晒佛吗?”“晒!”“下雨还晒?”“不晒了!”

 “我看过一会儿雨就停了,马上就要晒了。”丹多在电话里镇定地说,他正在从山上的住处往下走。直孔提寺依山而建,主殿扎西果芒殿的上面,散落着几十个修禅密室,大多只见一个小木门和一个小窗户,六七平方米的样子。

据说,目前有20多名喇嘛正在修禅,有的喇嘛快修满三年三个月零三天了。修满者可得到“仓巴”(修禅者)的称号,时间长者为三年三个月零三天,短者也要三个月。若再进一步修成了“拙火定”(修丹田生热的脐轮火法),就能在冬天将刚从水中捞出的袈裟披在身上烤干,下雪时他在屋内发功后屋顶上的雪即刻可以融化。

活佛丹多走下山来,远远见到他,小喇嘛们就低下了头,恭敬地站着。丹多指示喇嘛们做晒佛准备,他只有24岁,崭新的僧袍一丝不乱,温和中透着庄严,显得卓尔不群。他说,其实他只是直孔提寺的“客人”,“老爸”才是这寺院里的活佛。

但“文革”中直孔提寺被毁,几乎遭灭顶之灾,只剩下几个修行洞和殿堂的断瓦残垣。“老爸”失去了寺院,难以继续修行,只得娶妻生子,算是还俗了,其后基本不再参加宗教活动。最近,寺里的大活佛、也是丹多的上师刚刚圆寂,直孔提寺群龙无首,丹多作为直孔噶举派转世活佛,便赶来主持这几天的晒佛和跳神仪式。事实上,丹多平时除了在拉萨学习、修行外,基本上都在直孔提寺,他自己的寺院——离此地不远处的羊日岗寺,规模小得可怜,他并不常去。

直孔提寺晒佛节是为纪念直孔噶举派的创始人直孔巴·仁钦贝,藏历4月25日是他圆寂的日子。丹多说,直孔提寺是直孔噶举派的中心主寺,1179年由仁钦贝所建,主要由经堂、佛殿、藏经楼、坛城、护法神殿和修禅密室组成。丹多带记者参观主殿扎西果芒殿,殿内主供杰喇嘛塑像,其右侧供有两层楼高的大威德金刚泥塑像和金银质菩提大佛塔。

南面为直孔历代法台的红色法座,极为神圣。而其中被称为“世界一庄严”的灵塔殿最为壮观,高三层,主供杰觉巴灵塔,塔内装藏有噶举派历代祖师舍利子、印度八大持明和80位居士的衣物、金铜聚莲塔数十座、佛经和许多珍贵药材等。

历史上,噶举派本来是个很大的教派,但由于在萨迦王朝时一直和萨迦寺不和,双方不时兵戎相见,1290年,萨迦本钦·阿迦仑奏请忽必烈派兵进藏攻入直孔峡谷,焚烧直孔提寺大经堂,历史上称这次事件为“林洛”(寺院之变),之后,直孔噶举实力大为衰落,几经沧桑,“文革”后主寺直孔提寺又遭毁灭。

丹多惋惜地说,很多无价之宝都不复存在了,比如“林洛”中摧毁的18尊巨佛和7座多门塔。现在看到的寺庙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文革”后靠捐助重建的,但很缓慢,有一点钱就建一点,现在正在大殿西侧修度母殿。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须输入密码)
    主页:
    标题: